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银龄社会的博客

交流 学习 探索 论坛

 
 
 

日志

 
 

何以净化心灵?  

2012-01-10 07:48:19|  分类: 研究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以净化心灵? - 银龄之家 - 银龄社会的博客

 

何以净化心灵? - 银龄之家 - 银龄社会的博客

 

何以净化心灵? - 银龄之家 - 银龄社会的博客

 

何以净化心灵? - 银龄之家 - 银龄社会的博客

  被八国联军大炮轰塌的“招仙塔”

何以净化心灵? - 银龄之家 - 银龄社会的博客

 八大处六处80年的玉兰树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私人博物馆的影像资料:         

        “Can I go in and have a look?(我能进去看看吗?)”2008年夏季的一天,一对美国夫妇站在八大处六处培训中心门前向保安请求到。虽然有翻译的解释,但不懂英语的保安却张开双臂……

“幸亏我看了一眼那位女士手里的照片,要不90多年前,八大处到底什么样,也就没有人会知道了。”八大处六处培训中心经理遆根龙介绍。“那天,我刚回来,快进门时,突然看到一位外国女士拿着一张A4纸复印的老照片,这不是院里的玉兰吗?于是我把夫妇俩请进了大堂。交谈后我才知道:八大处和有关北京的很多老的影像资料,现在都存放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私人博物馆内。”

从遆根龙手中接过“老照片”,照片的画面正是六处院内藏经楼前的一角,照片上拍的时间也是冬季,玉兰干枯的树枝伸向天空。不同的是,照片上玉兰树前还站着一位头戴棉帽的僧人(如上图)。

遆根龙说,“我还记得夫妇俩带的翻译水平不高,我们交流起来有点费劲。但从她的话中,我知道她的祖父叫麦克马龙,曾任美国驻北平商务代表,很喜欢中国文化,尤其是寺院,这些照片是她祖父在1924年到1929年期间拍的。后来,他将所有的资料带回美国,并捐给了普林斯顿大学。”麦克马龙还把当年在中国的行迹绘成了地图。今天麦克马龙女士就是按祖父当年的足迹看看中国,看看北京。

“因为太仓促,又没有准备,没有留下女士的联系方式,这也让我后悔不已。”遆根龙说,等到夫妇俩人走后,才突然意识到,她的资料很珍贵,八大处现存的史料太少了,很多地方原来什么样,在北京没人说得清。

只有一个人名和一个校名的线索,遆根龙开始了两年的寻迹。他找到石景山区爱华外语学校的朋友,请求帮助,后来又找到外交部和教育部的朋友,请求代为寻找。但都没有找到更详细的资料。

听说遆根龙的苦恼,做中美贸易的老朋友屈斌找上了门,并答应去美国时代为寻找。去年三月屈斌正好在纽约,顺便前往普林斯顿大学寻找遆根龙所托之事,并顺利查阅到了麦克马龙所拍的中国影像。资料是找到了,但国外对知识产权及版权著作权的保护是非常严格的,查阅可以,免费但带走不行,用于商业目的更不可能。他诚恳告知只是出于研究的目的,并可能对中国的古迹复建有帮助时,校方才同意翻拍部分照片及影像。翻拍一张照片的代价是20美元。几天后,10多张北京城区以及八大处的老照片和一张光盘摆在了遆根龙的办公桌上。

苦苦寻找了两年的遆根龙激动不已.看了照片和影像,遆根龙就更着急了,照片、影像对研究八大处,甚至北京的历史太有价值了,怎么才能把它们带来中国呢?必须去一趟普林斯顿大学。

屈斌带回的影像非常珍贵,除了八大处,还有磨石口的驼铃古道,妙峰山金顶上的钟鼓楼以及连史学家都只听说过,没见过的永定河笸箩船。太珍贵了,一定要去美国,争取把这些资料找回来。八大处公园开始筹划着“寻宝”之行。

 一张翻拍的老照片要20美元,上万张需几十万,太贵了,怎么办?屈斌的一位朋友恰恰在普林斯顿大学门前开了一家餐馆,而且他与大学图书馆的副馆长是很好的朋友。通过餐馆老板代为交流和沟通。大学图书馆同意,如果以民间交流的方式,八大处研究者可到美国免费查阅,复印相关资料。 

“原来打算去年12月就要去美国,但没能成行。现在打算尽快去,如果顺利拿回资料,八大处有没有传说中的黄金坑,藏宝洞,六处内的大车是不是当年乾隆爷装黄金用的,很多谜都可能解开,也会还原八大处古刹当年的历史原貌。”遆根龙说,如果有可能找到麦克马龙家里的人,能找到他的那张北京行程图就最好了。

何以净化心灵? - 银龄之家 - 银龄社会的博客

 装佛牙舍利的沉香木匣

 佛牙舍利DE故事

 2011年12月24日,对于八大处来说是个不平静的日子,早课刚过,灵光寺的山门就徐徐地掩上了。石阶下的告示牌上写着:因重要佛事活动,寺庙暂不对外开放。寺前,一辆装饰着黄绫的厢式卡车已静候在路边。这一天,出访缅甸的佛牙舍利将奉迎安放回寺。

 17时,从机场到八大处,佛牙舍利“回家”沿线的道路已戒严。通往二处灵光寺的路口,都有专职的警卫守护,没有相关的证件根本上不了山。天渐渐黑了,闪着红灯的警车引着安放佛牙舍利七宝塔的卡车开到灵光寺院外的广场。车停稳后,专人把佛牙舍利七宝塔移到寺中,并举行奉迎安放法会,整个过程从下午回京的专机降落,到法会结束持续了近五个小时,直到20时才完成。在奉迎的队伍中,缅甸的僧人格外显眼。

 应缅甸政府邀请,去年11月6日佛牙舍利第四次出访缅甸,从下飞机到内比都安奉,因为路途颠簸,加上沿途百姓都大礼参拜,车只能开到每小时40公里,仅几十公里的路却走了两个多小时。在舍利塔前,还有两只白象分列两侧迎接。出访期间,佛牙舍利先后在缅甸仰光、内比都、曼德勒三地供奉瞻礼,历时48天,约有400多万缅甸民众前往瞻拜。

 目前,八大处二处灵光寺内,可以看到两座佛牙舍利塔。老塔叫“招仙塔”,位于灵光寺西南,只剩下了四米多高的塔基,新塔位于老塔北侧100多米处,不但供奉着佛牙舍利,还有很多经典和法器。

灵光寺的佛牙舍利弥足珍贵,是现存世的两颗佛牙舍利中的一颗,另一颗存于斯里兰卡。据《日下旧闻考》记载,佛牙舍利原供奉在灵光寺的“招仙塔”内,保存了830年。1900年,义和团在西山设坛,八国联军侵入北京后,炮架在离寺院二里地的四平台村口,因为八大处山势特殊,在山外,只能看到“招仙塔”,看不到其他寺院,八国联军9炮将招仙塔轰倒。招仙塔被炸得只剩塔基。次年,僧人在清理瓦砾时发现一只石函,打开石函,内有一沉香木匣(如上图),匣外写有“释迦如来灵牙舍利天会七年(公元963年)四月二十三日记比丘善慧”,木匣内有佛牙舍利一颗。从此,佛牙舍利得以保存下来。

说到佛牙舍利的历史,聪惠师父介绍:佛陀涅槃后,当时八个国家为了争夺佛舍利,阵兵城下,扬言不惜身命,当以力取。在此紧急时刻,一位名叫香姓的婆罗门从中调解,建议均分舍利,以避免引起争战。此议被八国国王接受,于是舍利被分为八份,每国一份各自请回建塔供奉,这次事件佛教史称八王分舍利。

公元前185年,古印度发生中印度法难,当时摧毁了境内佛塔八百余座,法难迫使一些僧人从佛塔中抢出佛舍利逃往各地,为了在逃亡中保护佛舍利不被抢去,有的僧人甚至割开皮肉,将舍利藏入,再缝合起来逃出国境。在此后的数百年间,释迦牟尼佛的重要舍利逐渐流散至国外。

公元371年古印度迦迦国遭到邻国攻打,国王哥哈塞瓦恐佛牙被敌人抢去,便命女儿赫曼丽将佛牙送往狮子国(今斯里兰卡),交与狮子国王吉特刹利弥文供养。这便是现在世界上仅存的两颗佛牙中的一颗、供奉在兰卡康提佛牙寺的“锡兰佛牙”的由来。

辗转传到巴基斯坦境内的佛牙,后来再传到于阗国(即今中国新疆和田县)。公元五世纪中叶,南朝高僧法献从于阗将佛牙舍利带到建康(今南京)上定林寺密藏礼拜。隋朝时被护送到长安。至唐末五代,佛牙舍利被辗转到燕京(今北京),辽咸雍七年(公元1071年)八月,辽国丞相耶律仁先的母亲郑氏,为安奉佛牙舍利,出资在西山建八角十层砖塔“招仙塔”。这便是另外一颗佛牙舍利的来历,史称“法献佛牙或北京佛牙”。

建国之后,周总理批示,经重新勘察,在被八国联军损毁的“招仙塔”北侧100多米处,重新建了佛牙舍利塔新塔。灵光寺的演道法师说,新塔由一位藏传高僧设计,材料用的都是北京城老城砖。“大概是当年国家很困难,为了节约吧,即使这样,建新塔当时国家还特批了100万元。”新塔于1964年建成,并将佛牙舍利从广济寺内迎回灵光寺供奉。

补白

佛牙舍利世上仅存两颗

佛牙舍利出访时都是一级保卫,专机送迎,每到一处,必受到当地总统、元首、高官的参拜。佛牙舍利为何受到如此的礼遇?“佛牙舍利是佛教徒心中至高无上的圣物,是戒定慧的结晶。”聪惠师父讲起了佛牙舍利的来历,释迦牟尼涅槃后,荼毗(火葬)。所得的舍利,大致可分为两种:一种是未烧尽的遗骨残片,如四颗牙齿、一截手指骨、两根锁骨、部分头顶骨及几根头发等。另外一种是《释氏要览》中记述的如五色珠般光莹紧固的舍利子和白色珠状舍利子。前者存世极少,而佛牙舍利存世仅有两颗,因此弥足珍贵;后者存世较多,分布亦广。留存于世的两颗佛牙舍利中,现在一颗在斯里兰卡,另一颗就供奉在北京八大处的灵光寺。

佛牙舍利出访曾遇袭

在佛牙舍利的多次出访中,也曾有过惊险场面,灵光寺61岁的演道法师就是一起袭击佛牙舍利事件的亲历者。

1996年,演道法师随佛牙舍利出访缅甸,“12月15日,我和南京栖霞寺的理海法师在佛牙舍利七宝塔旁值班。大约是当地时间10时30分(北京时间中午12时)。我念了一段经文,心情很好,于是走到供桌右下角倒了一杯茶,同时也给理海法师倒了一杯,就在端起要喝时,‘轰’地一声炸弹响了,在巨大的响声中浓烟弥漫了室内。我不顾一切地返身冲向佛牙舍利七宝塔,想扑上去保护,却被台上的警卫抱住,他怕还会有其他的炸弹炸到我。”

演道法师说,当时,我什么也没想,根本顾不上自己,只想着保护佛牙舍利。受到惊吓的信众四散奔逃。奇怪的是,在佛台上的所有人都没有受伤,佛牙舍利也安然无恙,只是罩在舍利外的有机玻璃罩被炸弹碎片打了一个小洞。而在佛台下的很多信众的脚被炸伤,还有一名警卫的脸也被炸伤,好像耳朵也被炸掉了。据说,炸弹放在了一只铜制花瓶中,铜瓶被炸成了筛子。佛台边的柱子上包的铜皮被烧得打了卷。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