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银龄社会的博客

交流 学习 探索 论坛

 
 
 

日志

 
 

座椅式电梯正式落户东花市北里西区  

2015-02-07 17:00:54|  分类: 关注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座椅式电梯正式落户东花市北里西区 - 银龄之家 - 银龄社会的博客

 

座椅式电梯正式落户东花市北里西区 - 银龄之家 - 银龄社会的博客

      首部由居民自掏腰包筹建的座椅式电梯,正式落户东花市北里西区。昨天本报对此做了独家报道,引发社会各界高度关注。今天上午,记者再次探访现场,电梯安装工作已经接近尾声,今天下午4点左右,12号楼3单元的老人们就可以用上电梯,从此告别上下楼的难题。

       电梯试运行    安全又匀速    今天上午,来自深圳的两位施工工人正在精心地安装着电梯。电梯已经大体成形,座椅也已经牢固地加装到轨道上。工人小陈说,昨天下午,楼里面来了好几拨居民,他们都住在附近,都是看过晚报报道后相约来的。从技术参数到使用细节,居民们围着小陈和另一位工人问个不停。“两个多小时我们俩就没闲着。”小陈说,当人们散去后,他们加班加点,直到晚上9点多,完成了轨道铺设,并将座椅安装到位。今天的工作,主要是对轨道进行固定。预计下午4点左右,电梯就可全部安装完成。

       驱动电梯的,除了每户配置的升降遥控器外,还需要一把钥匙。钥匙孔,就设置在座椅的右侧扶手处。在扶手的顶端,有一个蓝色的拨动装置,左右拨动,可以控制电梯自由上下。在另一侧扶手处,还有一个黑色按钮开关,控制着脚踏板的收放。座椅的椅面和扶手都可以折叠,节省了不少空间。

       座椅式电梯的乘坐感受究竟如何?今天上午,在获得施工方许可后,记者率先体验了一把。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初坐上电梯,并没有感到地方局促。系上安全带后,人被牢牢地固定在椅子上。随着电梯启动,座椅带着记者匀速上行。机器运行发出的噪音比较轻微。在住户家中只能听到微小的声音。

       为了实验安全性,记者撕下一块包装箱纸板,立在楼梯台阶上。启动按钮,电梯行进过程中,当脚踏板碰到纸板后,电梯立即停止了运行。记者又用脚实验了一次,电梯不到一秒钟的时间立即停运。记者腿部也没有触碰的痛感。

       楼上老街坊    送来“尾款”    与两位安装师傅一样没闲着的,还有装电梯的发起人金老先生。因为忙着解答大家的问题,他昨天连晚饭也没顾上吃。如何使用,如何维护,是5户筹钱老人最关心的事。金老说,将来在使用过程中,肯定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他打算将电梯使用和维护方法落实到户,他自己会挨家挨户去做讲解。

      “老金,您干成了件大好事儿!”住在2层的杨仁生老先生,这会儿颤颤巍巍地爬上了5层,来到金老家交电梯的“尾款”。他手里攥着一个白色信封,里面装着一万多元现金,因为爬了几层楼,老人有些气喘,手哆嗦着从信封里拿出钱,递给金老。

       杨老今年78岁,老伴81岁,两人腿脚都不好,尤其是老伴,去年刚进行了膝关节置换手术,这次金老牵头号召大伙儿装电梯,他们一家马上响应。杨老也是北京晚报的忠实读者,不久前,晚报还报道了国内首部座椅式电梯落户上海的消息。“国内出现了成功的典范!”当天,激动的杨老拿着报纸找到了金老。那时候,金老正带着大伙儿的期望,刚刚与深圳电梯厂家洽谈妥当,厂家也准备进京测量数据,绘制图纸。

       成功装电梯    靠邻里和睦    金老从杨老手中接过钱,特别感慨地说,这次能顺利地推进电梯安装,离不开邻里间的和睦。大伙儿住在一个单元内将近20年,熟,并不意味着关系就一定和睦,现在很多社区都存在这个问题,因为一些小事,吵翻脸、老死不相往来的情况时有发生。但在他们这个单元门里,大家都彼此信任,从没红过脸。比如有人出门探亲,钥匙就能踏踏实实地放在金老这里,请他代为保管。

      国内知名公共问题专家舒可心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金老和他的邻居们通过友善的协商,不出钱的居民也能认可,没有产生多数人的“暴政”,逼着不愿安装的人出钱;少数人也并没有因为电梯要通过自家门前而去阻拦,大家通过协商解决了这个问题。虽然没用法律解决问题,但结果却完全符合我国《物权法》的法律精神。

座椅式电梯正式落户东花市北里西区 - 银龄之家 - 银龄社会的博客

 
       不破坏楼层结构,可载重137公斤。这部由5户居民自筹16万元安装的电梯,将解决该单元内多位老年人上下楼不便的难题。长期关注北京老旧小区加装电梯的专家、学者们对此纷纷表示肯定:通过社会力量解决老龄化带来的问题,此例具有积极的示范作用和里程碑式意义。

最新动态 电梯开装   昨天下午,重达460公斤的电梯零配件,通过物流运抵东花市北里12号楼3单元。该单元共5层,一层两户。

今早8点,来自深圳电梯厂家的安装工人准时抵达,在详细看过图纸后,工人们开始拆箱安装。这款座椅式电梯,以蓄电池为驱动,使用时,只要坐在椅子上,系好安全带,按下手中的遥控器,座椅就能沿着装在楼梯扶手上的轨道缓慢移动,速度是一分钟上一层楼,基本与步行上楼速度相似。工人们介绍,今天,电梯的轨道部分就能铺完,整部电梯装完需要两天的时间。

本报推动出台政策  针对老旧居民楼没有电梯的难题,本报曾进行过系列报道。本报记者原北京市人大代表张风一直关注这个问题。在张风代表和本报共同的推进努力下,2010年,市住建委、规划委等七部门联合颁布了《关于北京市既有多层住宅增设电梯的若干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

 这种座椅式电梯,北京曾出现过,但只限于别墅和一些福利机构,在“纯”居民楼里安装还属首次。其实,这方面的厂家他早前也接触过,当时有想法要推动建立一个座椅式电梯的示范小区。但没有推动起来的原因,一方面是当时的居民并不接受这种形式的电梯,再加上楼梯狭窄,不符合安装要求。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不同楼层的居民对于加装电梯态度截然不同。

按照《指导意见》的规定,老楼加装电梯需全部业主同意。但在实际操作中,北京纯居民楼加装电梯举步维艰。“不同意的人,有的甚至会抄起菜刀。有的阻碍施工,直接躺在挖好的地基坑里,最后逼得工程停止,无奈放弃。”以至于发展到后来,北京一些能够加装电梯的老楼,都是央企和机关单位的宿舍楼。因为这种性质的房子,改造经费全部由单位直接拨付。“这真是一件好事!居民们虽然有不同意见,但大伙儿都不反对。能做到这一点非常不容易。”张风感叹道。

 众筹背后一波三折  家住5层的金老先生,是此次电梯加装工程的发起人和推动人。虽然70岁的他身体比同龄的人看上去显得硬朗。可人终有一老,未来上下楼困难也逐渐成为他担忧的问题。

 金老曾担任过东花市北里社区业委会主任,很多年前就开始关注加装电梯问题。2011年,他在和物业沟通妥当后,向住建部门报批申请在单元门加装电梯。但得到的回复却是,如果有预留电梯间,可以安装外挂电梯;没有电梯间的,则不可安装。金老没有气馁,继续寻找。后来,他偶然发现了一款移步电梯。这种电梯的特点是每层都要步行一段,不能直接到达所去楼层。他尝试着联系,没想到厂家没有理睬。“也许看不上我们集资建电梯的散户吧?”金老仍没放弃,直到这种座椅式电梯进入他的视线。起步价格11万,每层加2万。金老觉得,这样的性价比可以接受。而位于深圳的厂家也痛快地寄来了资料。从技术参数到尺寸信息,金老觉得这回“靠谱”了。于是,他开始动员楼里的邻居。“我们这个单元年纪最大的81岁,还有好几个70多岁的,平时大家关系都非常好。”因此,游说大伙安电梯的事,他没费多少周折,除了一层的两户不需要外,楼上的8户人家,5户赞成,3户不反对。得到了首肯,去年12月4日,金老带着邻居们募集的5万多元定金及大家伙儿凑的路费去了深圳。“从来没见有个人来买电梯的,而且还是居民自己集资购买。”厂家负责人武经理说,当天,他带着金老去了两个用户家,这两家都安装了座椅式电梯。

两次尝试后,金老认可了机器的稳定性和安全性。一切满意后,他代表5户业主交了5万元押金。厂家也将总价优惠至16万元。回京后,他向邻居们介绍此次的探访,并开始计算分摊费用。

究竟怎么算最合理、低层的住户才不吃亏?金老借鉴了广州的做法。他以二楼为基数点,楼每高一层,增加一个基数。比如,3楼两个基数,4楼三个基数,两家都安,就是6个基数,5楼4个基数,共13个基数。总价16万元,平均每个基数就是12300元。这样再折合到每家的基数中,分摊费用一目了然。对此,居民们没有异议。

厂家负责人武经理告诉记者,电梯的耗电量每天只有1到2度,维护的成本每年大约3000到5000元。所以,分摊下来,每户居民的使用成本并不高。

去年12月19日,厂家的测量人员将楼道的三维尺寸,通过成像系统,合成立体图形,发至国外厂家开始定做。一个半月后,成品制作完成,运抵北京。

安全责任明晰到位  也有人担心,给旧楼加装简易电梯,一旦在使用过程中出现意外,相关责任谁来承担?

北京兰台律师事务所包华律师认为,业主通过共同决定的方式,提高楼宇的舒适度,这一点合情合法。现在涉及的问题,首先是使用过程中谁来维护?新增设备的维护费用不应从原来的物业服务费中支出,这就涉及到单独核算、单独支付,具体的操作问题也不应该由物业来承担,这就需要业主聘请专业的运营公司。

另外,很多人关心使用过程中的责任问题。如果设备在设计、制作、安装过程中,每一个环节都实施到位的话,厂家就尽到了产品的质量责任。那么剩下的事情,就是业主能否按照合法、合规、合理的正确方式进行使用。如果因为使用不当,导致了人员伤害、财产损失,将由业主自行承担后果。但如果事后证明,出现问题的原因,是由于产品本身存在设计、制造、施工、安装方面的瑕疵,那么就要由生产、安装厂家进行相应承担。

包律师说,从法律层面上来看,责任是比较清晰的。但安全提示问题需要注意。对于这种老楼加装电梯的情况,按照规定,移动设备旁都要有安全提示标语,比如,小孩不能独自乘梯、头不能伸到扶手外侧等等。但在老式住宅楼里,不像商场、写字楼那样有充足的空间,去做醒目的、符合国家标准尺寸设计的提示用语,所以,怎样能在有限的空间内,既不妨碍使用,又能提前意识到安全性,这可能是急需解决的问题。

座椅电梯监管空白  国内知名公共问题专家舒可心说,东花市北里居民自筹16万装电梯体现了人性本善。对于将来可能会出现的火灾、人身伤害等问题,这涉及到5户业主的公共责任。到底由谁承担?目前,世界上多数国家的办法是,通过购买保险的方式化解这个问题。对于厢式和滚梯,政府是有相关规范进行监管,但对于新兴的座椅式电梯,目前还是空白。

舒可心说,随着城市化进程,大家住进了高楼大厦,共有住宅,就必然要面对学会协商。中国人在慢慢实践和学习如何成为共同体,如何抱团取暖。这也体现了社会治理的多样性、多元化。只要大家都不反对,就可以实施。政府的管理思路要从社区治理的多元化、多样性改变。不能再强迫业主统一要怎样,和谐并不意味着整齐划一。

对于使用公共财政解决老旧小区的电梯问题,舒可心表示反对。他认为政府的税收来自全社会,单独给某一个小区装电梯显然不合理,更应该强调通过社会力量来改善局部。

和谐的邻里最重要  去年年底,一则“任性”孝子为装电梯买下整栋单元楼的报道引发了网友们的关注。随着老龄化的加剧,老楼加装电梯成了不少人关注的问题。在北京,东花市北里12号楼3单元安装电梯并不是首例,却是第一个成功付诸实施的个例。在成功的背后,最重要的还是邻里间的和睦。

此前,北京市也有小区进行老楼外挂电梯的改造工程。但能无障碍推行下去的都是单位的宿舍楼,一些小区之所以安装不了,主要是不能做到所有人都同意。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2011年,北京首个老楼加装电梯的试点小区慧忠北里114号楼1单元,因一户住户不同意装电梯,原本挖好电梯井地基被填平。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